中国艾滋病治疗研究取得重要进展

发表日期:2006/12/4 8:49:37 | 来源 :未知



    科技部副部长刘燕华今天(1号)宣布:国家“十五”科技攻关课题“中国艾滋病病人的抗病毒治疗研究”取得重要进展。由中国科学家李太生等课题组进行的临床研究证实:国产抗病毒药物疗效与进口药物一致,不良反应发生率相当,确定了药物优选治疗方案。   

    艾滋病的强效联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又称“鸡尾酒疗法”,是目前国际上公认最有效的艾滋病治疗方案,不仅可以有效抑制病毒复制,降低艾滋病的传染性,而且能重建患者的免疫功能,是降低艾滋病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最有效手段。目前,我国已能够生产HAART疗法中的5种药物。大量艾滋病患者通过免费药物的发放得到了治疗,减少了他们的痛苦,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为了证实国产抗病毒治疗药物的疗效,科技部会同卫生部在国家科技攻关计划中安排了“中国艾滋病病人的抗病毒治疗研究”课题。研究结果表明:国产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药物可以有效抑制病毒和提升免疫功能指标。58.8%的患者血浆中的病毒被抑制到测不出水平,国产抗病毒药疗效与进口药物一致。患者免疫细胞数量平均增加了149个/ml,CD4+T细胞上升数量与国际上的临床研究数据相比未见明显差异,患者耐药发生率较低,明显低于国内其它横断面研究的结果;患者临床状况得以改善,未见新发生的机会性感染和艾滋病相关的死亡;患者出现药物不良反应后经正确对症处理后均好转或消失。   

    科技部副部长李月华指出,目前,我国正处于HIV病毒感染者发病的高峰期,临床救治的压力将越来越大,而该项研究成果的取得,对于提高国产艾滋病药物的治疗效果、指导我国艾滋病患者合理用药、减少毒副和耐药反应、制定我国的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规范、更加科学合理地推广应用抗病毒治疗等多方面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



  今天是第19个世界艾滋病防治日,上午,中国科技部宣布,中国科学家李太生等通过迄今国内最大样本量、前瞻性、多中心联合攻关的规范化临床研究证实,国产艾滋病抗病毒药物整体疗效不亚于欧美,保证病人良好的治疗依从性,可以降低国产药耐药发生率,治疗中的不良反应经正确处理后可显著减少。   

  国家十五攻关项目“中国艾滋病病人的抗病毒治疗研究”的科研人员把从全国范围的13个中心筛选出的处在不同疾病进展阶段的198个病例,随机编入国产HARRT仿制药的三个配伍组D4T/3TC/NVP、3TC/AZT/NVP和AZT/DDI/NVP,经为期一年国产药治疗和随访后发现,患者病毒载量下降的水平、CD4+T细胞上升数量等与国际上的临床研究数据相比未见明显差异,取得了良好的病毒学、免疫学和临床疗效。58.8%的患者血浆中的病毒被抑制到测不出水平,尤以D4T/3TC/NVP和3TC/AZT/NVP两种组合方案的病毒处于测不出水平的比例分别达到68.2%和69.0%,而欧美国家同类研究中这一比例为58%~70%。   

  研究还发现,在规范化治疗下患者耐药发生率较低,明显低于国内其他横断面研究的结果。在免疫功能改善方面,患者免疫细胞数量平均增加了149个/ml,实现了免疫重建,初步明确了中国艾滋病病人经有效抗病毒治疗后免疫重建规律及其影响因素。研究同时发现患者临床状况得以改善,未见新发生的机会性感染和艾滋病相关的死亡。特别重要的是,123例患者出现220例次中度及以上药物不良反应,经正确对症处理后均好转或消失。提示临床医生要在治疗初期加强监测,及时给予正确处理,可有效减少各种严重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提高患者依从性改善生活质量。   

  李太生教授指出,中国学者们通过本次规范化、多中心、前瞻性的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研究,确定了适合中国人的最佳治疗方案,初步明确了开始抗病毒治疗的最佳时机,发现了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规律及其影响因素,初步明确了中国艾滋病病人经有效抗病毒治疗后免疫重建的规律及其影响因素,为今后进一步深入研究打下了良好基础。本研究还培养了众多临床一线医生,搭建了国内首个多中心的艾滋病研究平台,提高了中国艾滋病临床诊治的整体水平。

绝境中的光芒---北京协和医院艾滋病诊疗中心主任李太生

2002年12月2日

    提起艾滋病的治疗,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鸡尾酒疗法,它是1995年由美籍华裔何大一教授提出来的,就是把几种药搭配起来共同治疗,效果十分明显。在鸡尾酒疗法出现一段时间后,1996年,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共同发表了论文,认为鸡尾酒疗法只能控制病情,艾滋病人已经被破坏的免疫系统是不能恢复的,他们还是会渐渐死去。当时一个正在法国研究艾滋病的中国医生根据自己的临床观察,发现鸡尾酒疗法很可能可以使病人的免疫功能恢复,于是他向导师——世界知名的艾滋病专家奥特朗女士——建议进行这项研究,后来他和导师共同发现了艾滋病人免疫功能重建理论,这个理论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世界上研究艾滋病的最新方向。这个中国医生,后来被他的法国导师称为“我们实验室的荣幸”,他就是李太生。       

    这就是艾滋病病毒在电子显微镜下的照片。而这张仿佛盛开的花朵的图片,演示的是艾滋病在人体内扩散的状况。

    李太生:咱们这个人体像一个国家,免疫系统就相当于国家的军队,这个国家没有军队,没有这种公安机关,那国家肯定就要乱了,那么艾滋病呢,就是说艾滋病病毒把人体的免疫系统,相当于军队给它破坏掉了。

    协和医院感染内科实验室里,李太生正在观察送过来的血液样本。5年前,在法国留学的李太生和他的导师提出了艾滋病人免疫系统重建理论,一时间轰动了国际医学界。

    李小萌:1997年的时候,您跟您的导师提出来,艾滋病患者的免疫系统被破坏掉了可以被恢复,这样的理论对于病人来讲意味着什么呢?

    李太生:对艾滋病病人意味着,就说治疗从来没有晚这一说,即使你发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不用害怕,用这个治疗办法,可以让你的免疫力恢复,让你的生命能够得到,不单是延长了半年、一年,有可能延长五年、十年,甚至更长。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个理论1996年、1997年刚提出来,最长就七年。像我有一个病人的话,当时在1996年开始治的时候,他的免疫细胞已经低得非常低了,按以前那种观点认为这种根本就没戏了,你再治也不行了。结果他经过治疗以后,在2000年我第二次回法国的时候,那么发现这个病人他的免疫系统恢复的数,跟我们正常人差不多,他已经恢复他的工作生活了。

    李小萌:在这个理论被提出来之前,医学界对艾滋病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李太生:按这种传统的理论,认为这种病人最多再活一年两年就死掉了,所以老百姓说艾滋病是不治之症。但是我们发现用鸡尾酒疗法,经过一个长时间,比如经过半年或者九个月,甚至再长一年的治疗以后,这些病人的免疫功能能恢复过来,回到跟正常人差不多的免疫功能,所以当时国际艾滋病界把这个成果称之为,为人类将来攻克艾滋病打开了希望之门,是这么样评价的。

    李小萌:随着艾滋病的蔓延,人们难免会产生恐惧的心理,所以今天就想请您明确的告诉我们,艾滋病究竟能不能治,能不能被治好?

    李太生:第一艾滋病肯定能治,这毫无疑问的,就是现在的,我们不说将来的医学,即使现在肯定能治。从我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现在艾滋病已经能治好了。艾滋病从感染到变成艾滋病,我们作为两个不同的概念,从感染以后叫艾滋病带病毒,带病毒相当于乙肝,一个带乙肝病毒的人,他可以跟正常人一样健康生活,即使你由刚开始感染者状态,经过八年、十年,到艾滋病这一期了,完全可以把这个(免疫系统),再给你拉回来,拉到带病的状态,从这个角度来讲,或者这个意义上来讲,艾滋病是可以治愈的,但是艾滋病感染是没法治愈的。

    协和医院感染内科病房,中国第一例艾滋病人的发现地。如今,李太生只要在医院,几乎每天都要来查房。为了方便治疗,艾滋病人与其他病人是混住的,也就是说,这里某一个隔帘的后面,就住着一位身患艾滋病的人。他们的病情也许不比其他人严重,经历也未必比一般人复杂,却要承受着更多的压力。而李太生带给他们的,是生的希望。

    李小萌:当年您去法国留学,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研究艾滋病,那后来怎么定下这个方向的呢?

    李太生:刚开始去法国的时候,1993年的时候,它那感染科病房70%住的都是艾滋病病人。这方面研究的进展非常快,包括很多科,包括像跟艾滋病相关的细菌室、病毒室、免疫室和别的,都是依托于艾滋病这个临床研究。所以当时我就跟大使馆的老师提出来,我说我一定要学习艾滋病。尽管很辛苦,转到欧洲最大的医院,也是欧洲的一个艾滋病研究中心,巴黎的一个非常大的综合医院的艾滋病科,从事艾滋病的研究/

    李小萌:当您选定艾滋病这个研究方向的时候,中国国内的艾滋病病情并不严重。

    李太生:我当时出国的时候,国内总共说艾滋病病人才1000多个,而这1000个已经是1993年,1985年开始发现第一个,到1993年的时候总共累计起来才1000多个。所以这种增长速度非常慢。当时包括感染科的医生都觉得这个艾滋病在中国是传不起来的。我出国之前也是这种想法,所以我也没想说出国去一定要学艾滋病。

    李小萌:您刚到国外的时候,发现在国外那个环境艾滋病是一个热门的研究方向,但是当时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学了这个专科,回国之后可能没有用武之地?

    李太生:我当时我有一种预感,我认为中国艾滋病将来会多起来的,我应该是有我自己的用武之地的。

    李小萌:依据什么判断呢?

    李太生:它任何一个病,从开始出现到传开、到增长,这个过程总归是需要五年到八年的时间,所以中国我想虽然1993年不是很多,我想过几年可能会多起来的。

    李小萌:但您确定的这个研究方向,之前都没有任何的接触,碰到怎样的困难呢?

    李太生:你想想培训了一年法语,在国外就让你做临床医生,你要做实验室吧,语言要求不是很高,做临床医生要跟病人打交道,所以在刚开始第一年是非常非常,那简直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再加上你从事艾滋病,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以前你学的那些别的感染性疾病,跟这个关系不是很大的,自己那时候确实对艾滋病,我也是比较害怕,看了那些法国人,看他们不怎么害怕,摸着,我刚开始有点哆哆嗦嗦的,我怕万一传上怎么办。

    在法国的5年时间里,李太生由一个害怕艾滋病的学生,渐渐地确立了自己终生从事艾滋病研究的志向。到毕业时,他已经是国际知名的青年艾滋病专家了。毕业后,他很快回了国,并且多次到艾滋病高发区去为病人诊治。在病人的眼中,李大夫总是不戴手套也不戴口罩为他们做检查,也总是告诉他们,艾滋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李小萌:您刚才已经告诉我们,艾滋病可以治,那一个艾滋病患者究竟能够治愈到什么程度呢?

    李太生:我可以给你们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正常人免疫细胞数是800个左右,进入艾滋病这一期的,一般低于200个以下了,如果说低于100以下,就非常晚期了,那么我在半年以前治疗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当时的免疫细胞数才16个,而且同时临床上合并什么呢

    各种各样重的感染,比如说像巨细胞病毒了、卡氏肺孢子虫肺炎,结核、还有霉菌,四个感染同时存在,当时一般人包括他家里面都认为没有希望了。但是我们就把鸡尾酒疗法给他用上去,结果到现在为止,刚刚半年时间吧,他四个病都控制好了,同时他的免疫细胞由原来16个升高到200多个,230多个吧,上个星期查。所以这个效果,是非常肯定、非常明显的。

    如果不是用这个治疗,他可能是在五个月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李小萌:通过这个例子你想对艾滋病病人说些什么呢?

    李太生:我就想告诉艾滋病病人,如果你仅仅是带病毒,那根本不用害怕,只要注意不要把病传给别的人,然后找有经验的医生看一下,需要治疗还是不需要治疗,如果不需要治疗的话,每隔半年或者一年找医生检查一下你的免疫细胞就行了;如果说你发现了已经是艾滋病这一期了,也不要灰心,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有很有效的治疗办法,可以非常有把握地把你的病控制好,把你的免疫功能给你再恢复过来。

    爱滋病可怕,但是正像面对其他疾病一样,人类从来没有放弃与爱滋病的斗争,爱滋病人从来不是孤独的,有许多像李医生这样的人和他们站在一起。李医生告诉我们,明年有一种治疗性疫苗将在中国进行试验,如果实验成功,很可能将来一般的爱滋病人每年去医院打几针就能控制病情了。李医生也说,医学上,任何一种病只要发现了明确的病因,就是相对容易处理的,爱滋病的发病原因远没有肿瘤、癌症复杂,所以爱滋病的攻克很可能会它们之前。从1981年第一例爱滋病出现到1986年第一个要用到病人身上,这个治疗速度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快的之一了。总之,面对爱滋病,我们永远有希望。

文章页数:[1] 
专家建议

来自 吉林白城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