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艾滋病常识 > 正文

类艾滋病引发高度关注 “阴性艾滋病”非类艾滋病

发表日期:2013/10/23 11:04:52 | 来源 :未知
 一种被称为“类艾滋病”的新病引发公众及卫生部门的高度关注。这种新病已在泰国和台湾地区出现。这种新病和2009年被媒体广泛报道的“阴性艾滋病”(恐艾人群)是不是一种病?

  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吴尊友称,所谓的“恐艾”或“阴性艾滋病”与类艾滋病“完全不是一回事”。因为类艾滋病患者有免疫功能受损的情况,而“阴性艾滋病”没有。


  “阴性艾滋病”感染者接受采访。


  两种病是不是同一种病


  “阴性艾滋病”非类艾滋病


  一种被称为“类艾滋病”的新病症引发公众以及卫生部门的关注。


  8月下旬,国际医学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刊载由台湾地区、泰国及美国等医学研究人员的合力研究,确认全球出现一种新病症,即类艾滋病。


  据媒体报道,包括台湾已确诊的50多名患者在内,全球迄今已确诊200多例。此类病人未感染艾滋病,但却出现类似艾滋病的免疫力极度低下的症状。因患者至今全为亚裔黄种人,因此被命名为“亚洲新型免疫缺损症”。


  那自2009年被媒体广泛报道的“阴性艾滋病”或“恐艾人群”是不是类艾滋病?两者有什么关联?


  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疾控部门已经做过相关的调研。结果显示,在泰国和台湾的类艾滋病患者中,虽然病因尚未明确,但有明显的免疫功能受损的情况,既有临床表现,也有实验室特征,如皮肤明显感染、卧床不起等。


  不同的是,“恐艾”者们没有任何免疫功能缺损的情况,“如果免疫系统缺损的话就很容易感染,比如各种细菌性和病毒性的感染,但这个群体在医院做检查时未发现任何异样,对他们的免疫功能进行检测也没有发现任何损伤”。吴尊友称,结果证明,所谓的“恐艾”或“阴性艾滋病”与类艾滋病“完全不是一回事”。


  “阴性艾滋病”如何治疗


  安排精神科专家对其治疗


  吴尊友称,上周二,几名自称“感染者”的人员前往卫生部信访办,要求专家对其“病症”进行再度检查,明确病因。为此,中国疾控特派出传染病、精神科等方面的专家接待。


  自2009年“恐艾”人群(阴性艾滋病人群)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卫生部门一直未放松对这个群体的密切关注。吴尊友说,今年新加入这个群体的人员的症状与两三年前并没有不同。


  “有位‘恐艾’患者说他高烧不退,我们一查,只有36.5℃。”吴尊友称,不论是患者自称的舌头上长白毛,还是外人听不到的关节响都是其口述的,在接受了国内外先进技术检测后均未发现任何新型病毒的迹象,“多是一种幻觉,精神科医生初步判断为‘偏执狂’”。


  “他们确实受着一种折磨,这种折磨他觉得自己有病。”据吴尊友推断,“恐艾”人群在我国现有数百人左右,初步判断一部分人是精神疾病,另一部分人是“跟风”。


  卫生部门已经把这类人群鉴定为有精神障碍症状的人群,而非一种由微生物导致的传染病或免疫性功能损伤的疾病。下一步,将考虑对这部分人群进行全面的精神疾患诊断,根据结果,由精神科医生进行疏导,按照症状轻重接受不同方式的治疗。


  我国如何防治类艾滋病


  医疗机构检测特殊抗体


  泰国离我国近在咫尺,且媒体报道类艾滋病“专门感染亚裔黄种人”,公众怀疑我国感染此病的风险比较大。对此,吴尊友称,除了已经报告病例的泰国和台湾外,中国大陆是否也有类似现象尚不清楚,但因我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频繁、人员流动性强,因此并不排除也存在有这样的病例,可能相关病例“尚未引起临床医生的注意而已”。


  为了及早发现我国境内的类艾滋病感染者,疾控部门已着手进行技术储备。吴尊友称,研究人员已发现,与艾滋病感染者体内的逆转录酶活跃性较高一样,类艾滋病感染者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即体内的伽马干扰素抗体的含量较高,是其他病毒体不具备的特征,因此将“按图索骥”,一旦医疗机构发现有免疫功能损伤的患者,却查不到艾滋病病毒抗体阳性的话,将考虑用此技术来进行检测,确诊或排除类艾滋病感染。


  吴尊友坦言,从目前媒体和医学界的描述来看,类艾滋病是一种没有传染性、病因不明的免疫功能损害症状。


  他表示,对新型疾病的认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艾滋病1981年出现的时候也不明病因,但观察到一些迹象,某些特征的人容易感染,如同性恋、吸毒者、使用血液制品的血液病人。通过这些特征的描述,就怀疑可能是通过血液和性途径进行传播的,直到1984年才确定它的传染性。


  □人物


  恐艾族的“坚守”与“逃离”


  他们是特殊的群体。不少人有打嗝、关节响、肠鸣等症状。


  他们中的有些人不断寻医问药,但却不相信专家和医生的话,总觉得自己的病被专家轻描淡写,总觉得自己的怪病没被检查出来。


  而他们中也有一些人奇迹般地获得新生,以前的怪异症状没有了,自我总结称是“心理因素在作祟,自我调节后就没事了”。


  病魔


  上午10点,不时打着喷嚏、脸色蜡黄的孙力还窝在床上,伸手可及的小桌上堆放着阿司匹林肠溶片、丹参滴丸等三四种药,上不来气或者肠子里又有奇怪的声响时,他就会吞下几粒。


  他说,在“这个病”之前,自己身体结实得很,偶有感冒挺两天也就好了。


  2010年8月的一天,孙力突然觉得自己淋巴在肿大,胸口憋闷、半夜盗汗、乏力、皮疹等症状也接踵而至,妻子和儿子也几乎同时出现类似的症状。随后,他带着妻儿到处寻医问药,乙肝、肾功能、呼吸、心脏……从头到脚一遍遍地接受各种检查,一摞摞的化验单、检查单的最终结果却让孙力觉得不可思议:什么问题都没有。怎么会?


  曾经的一次不洁性行为让他想到了“艾滋病”,仗着胆做了HIV抗体检查后,结果仍让他感到很奇怪——抗体阴性,那到底怎么回事?


  在网页的搜索栏里输入自己的症状后,“阴性艾滋病”的字眼映入他的眼帘,“没错,肠鸣、打嗝、关节响、睡10个小时还是觉得没精神”,看到许多网友和自己一样有着10多种难以名状的症状,“如梦初醒”的他给自己“确诊”了。


  怀疑


  之后,国家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对和孙力有相同症状的59名“不明病毒感染者”进行了全面检查,包括常规体检、实验室检查,并由国家疾控中心下属性病艾滋病中心进行了性病艾滋病特异性检查。


  但面对“无气质型病变,主要为精神因素所致”的结果,孙力不能信服。他陷入了无解的焦虑和无助中。“可能是感染了一种现有医疗技术查不出的新型病毒,不然正常人怎么会舌头上长白毛?”


  去年5月,听说广州的流行病学家钟南山也关注了自己这个群体,还为此成立了研究小组,孙力立即飞往当地。研究显示:经过性接触或密切接触感染后,常见的6种传染性病原体(EB病毒、淋球菌等)可在白细胞中潜伏存在,并影响人体相关免疫功能,形成“病人”们部分主诉症状。首批检查的60人中,33人检出EB病毒。


  EB病毒,俗称“疱疹病毒”,分布广泛,多呈散发性,主要因亲密接触如接吻、分享食物或咳嗽而传染,全年均有发病,以晚秋初冬为多。孙力感染的正是EB病毒。“感染者中有部分人有我们这样的症状,有的人没有”。他拒绝治疗,并于上周和几名“病友”寻求再次检查和“确诊”。


  新生


  在位于鼓楼西大街的一处宾馆房间内,孙力的一名湖南“病友”将右臂举到记者面前,反复伸折着,“关节的响声听到没?一天要响四五十次呢”,孙力凝视着这位病友,又看看记者,表示认可,房间里静悄悄的。


  专家曾光解释,没有一种病的诊断将CD4作为主要指标。有一些人,甚至是正常人,CD4就是低的,还有一些人精神焦虑,也会导致CD4降低,比如疲劳综合征。这和国家疾控中心性艾中心主任吴尊友日前接访孙力的结论不谋而合——“初步判断为精神类疾病”。


  采访中,孙力对“精神病”始终抱有抵触和不屑情绪,也不满“恐艾族”这个称号,试图确诊的路并不顺利。


  不同的是,他曾经的不少“病友”已经获得了“新生”。


  经过了为期半年的“阴霾期”,家住四川的杜国庆再也没有以前的肠鸣、关节响等症状了,昨天,电话那头的他对自己2009年“跟风”加入“恐艾族”行为有点不好意思,他说多数当时以为的症状现在想想,好像都不曾存在过,“多半是心理因素在作祟,自我调节再加上和曾光教授沟通后就没事了。”


  区别


  阴性艾滋病:无免疫功能受损情况,部分人有肠鸣、打嗝、关节响、睡足觉了但却觉得没精神等症状。


  类艾滋病:有明显的免疫功能受损的情况,既有临床表现,也有实验室特征,如皮肤明显感染、卧床不起等。


文章页数:[1] 
专家建议

来自 安徽繁昌县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