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感染案例 > 正文

艾滋病人“被歧视”是最隐秘的痛,听听这些艾滋病人的心声

艾之网恐友

“我最早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时候,对这些防艾的工作人员,都充满敬仰。中国健康教育某研究所给我一个办公桌,可不许可我在他们的食堂用餐,这个事给我的刺激很大。”


  就业歧视、就学歧视、医疗歧视甚至家庭歧视……艾滋病发现至今的30余年,人们对艾滋病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但艾滋病患者和病毒感染者的生存环境依然十分严峻。面对艾滋病,我们的社会现在仍不够宽容……这篇稿件,就是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HIV感染者,讲述他们确诊后最难过的一次“被歧视”遭遇。


“我总在想,我大声地说出我是HIV感染者,大家都不害怕我,该多好! 我多次试图让大家接受我 可都失败了。本来同事相处很好的,我就心想告诉他们我有爱滋病也照样跟我很好,我就故意告诉他们,我想让别人接受我!可结果是被解雇。经理找我谈话说,同事们向经理反映说不愿意跟一个艾滋病人共事, 他们要集体不来上班。 经理说她也很为难,希望我能理解她。 当时经理还哭了, 所以我心软了。”


“毕业时我去一个中学试讲政治课,等我讲完学生都鼓掌。教学主任就拍板,就是你了,后面都不用讲了,我们不听了。校长还要求我写个保证书,保证毕业后来他们学校。这样我是我们班第一个解决工作的。后来查出来之后,我也没有把就业协议送出去。当时校长还给我打电话,说你怎么不来啊,我说不想去了。他说是不是你找到新的工作了,我说没有。他就再把它们学校说的怎么怎么好,说得我又有点动心了。我就问,那你们学校体检怎么说。校长说,我们是参照公务员体检,我说那可能我不符合要求,校长啪就把电话挂了。那是我第一次找工作,也是我最后一次找工作。”


艾滋病感染者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就业歧视,艾滋病感染者同正常人一样有劳动能力,也需要吃饭和生活,可社会上似乎并不愿意给予他们这样的权利和机会。在我国就业歧视首先来自政府部门制定的公务员的录用标准,《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把艾滋病抗体阳性者挡在了政府部门的大门外。不仅仅是政府部门,社会上能够接受艾滋病感染者就业的各企业和单位很少见,即使有些法律赋予了艾滋病感染者某些就业的权利,当这些感染者的隐私被公开后,企业还是会以各种其他理由辞退艾滋病感染者。


“为了在运动中不给别人带来意外感染的机会,我开始服药。但是,这件事终究还是被人发现了。自己感染的消息在球队里传开后,队友们有的说最近单位要加班,有的说自己身体状况不好受伤啊等等,最后球队不了了之。其实他们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跟别的地方玩,我也觉得挺可怕的,觉得以后再也打不了球了……但是后来慢慢自己就想明白了,与其发火,不如试着去和别人和解,去尝试着和整个世界和解,最重要的是要和自己和解……面对苦难,你可以选择抱怨不止、歇斯底里,也可以选择擦干眼泪、自强不息……即便感染了,我也得努力去做一个‘高逼格’的感染者,你说,对吗?”

“本少(少爷)就是疾控发函到学校泄密,班主任和系领导多次开大会通报我的‘光辉事迹’,被逼退学的。现在还记得回学校办退学手续时,看到的满黑板报全是关于艾滋病的宣传内容以及大家不屑的表情,还有保卫科老师冷笑着问我‘你就是得艾滋病那个?’的那张嘴脸,落得至今无一纸文凭,只能在社会上瞎混,唉!”


就学歧视大多来自学校老师,其他学生家长所带来的压力,家长们会嘱咐自己的孩子离感染艾滋病的孩子远一点,艾滋病感染学生就被学校歧视而孤立,有人曾在大学生中做过一份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48.6%的大学生说自己和朋友们都害怕艾滋病,22.1%的大学生认为艾滋病感染者应该被隔离,文化层次比较高的大学生尚且如此。

“老师说,给你两套方案,你选择。第一是你出去休学,打拼两年;第二套方案,叫你单独住一个宿舍……现在独占一间宿舍也挺好的, 晾被子没人和我抢阳台。反正(我)不能死,也不会死,所以整天沉浸在负能量中毫无意义,说不定哪天奇迹就会出现呢,病毒污染了身体,但污染不了心灵。从小被苦难打磨惯了,(我)有时都有自虐心里,让苦难来得更猛烈些吧,哈哈”


“当时医院下达了我的病危通知,医生说多则半个月,少则三五天。妻子偶尔来送饭,到之前会打电话说:我给你送饭来了,你上你的床,不许下来。(进来时)她戴着口罩,一次性手套,筷子都是一次性的。她进来把饭盒放桌子上说:吃完饭给我打电话,我来拿饭盒。”


艾滋病感染者除了要面对这些社会的主要歧视以外,还要面对社会上方方面面的歧视,甚至邻里、亲戚、家人。其实,最让艾滋病感染者痛苦的是来自于家庭的“歧视”。社会上对艾滋病人及感染者的种种歧视态度会殃及其家庭,他们的家庭成员和他们一样,也要背负其沉重的心理负担。由此容易产生家庭不和,甚至导致家庭破裂。


“家里一来人,我儿子就说,妈你上那个屋呆着去吧。要按原来,家里来人我得迎出去。现在都不敢见人,不敢往人堆里凑。从130多斤瘦到80多斤,你看我这肚子大的啊,吃药吃的,一说我都嫌寒碜。”

“我大闺女有个孩子,去年上我们家住着来,我就说抱抱吧。我媳妇不让抱,说你洗手了吗。我扭头我就走了。隔辈人我也想疼啊。这个病查出来6年了,我一直在外头住,跟媳妇分着。”


“我们家那口子也是艾滋病,临死的时候高烧不退,脑袋疼,把那眼睛都给疼瞎了,腊月28人没的。亲戚朋友都来了,我炖了点粉条,弄点猪肉。亲戚说是同情我们,不吃咱们家饭。其实就是怕吃我们家饭招上病,这我知道,丧事也没办成。”


感染者的身份往往都是通过疾控、医院等检测机构泄露的,这些现状导致了容易感染艾滋病高危人群,宁愿冒着感染的危险放弃治疗也不愿意做艾滋病检测,他们中很多人甚至认为,与其被艾滋病折磨致死,比被家人和社会抛弃要好的多。不管怎么说社会上对艾滋病的歧视是客观存在的,而在我国艾滋病歧视现象还非常严重,人们对艾滋病人或者艾滋病感染者避之唯恐不及,引用我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话说,消除社会上对艾滋病的歧视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也要咨询 QQ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18910527262】

专家在线回复

专家回复

未答复

专家建议

来自 湖南涟源市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