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防护有了法律依据

发表日期:2014/3/14 10:37:52 | 来源 :未知

2013年12月23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卫计委”)联合三部门共同颁布了修订后的《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将职业病调整为132种(含4项开放性条款),新增18种。其中,人民警察、医疗卫生人员在执行公务或职业活动中感染艾滋病将被纳入职业性传染病范围,可享受工伤保险等待遇。

  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是指警务人员在执行警务过程中,意外被艾滋病毒感染者或艾滋病患者的血液、体液污染了破损的皮肤或非胃肠道粘膜,或被含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液、体液污染了的针头及其它锐器刺破皮肤,而具有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可能性的情况。

  在警务执法过程中,公安民警接触艾滋病感染高危人群,如吸毒人员、性工作者的机会高于其他行业,因此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的机会大于其他行业。此外,公安民警与此类人群接触时,该人群往往带有对抗的心理,这也增加了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的风险。

  年均报告HIV职业暴露1000例左右,公安司法约占16%,均未发现HIV抗体转阳

  自2000 年以来,中国云南、河南、广东、四川、湖北、北京和浙江等省、市、自治区都已发生过数起公安民警在工作中被携带艾滋病病毒的犯罪嫌疑人刺伤、抓伤的事件。记者从国家卫计委疾控局艾防处和中国疾控中心职业卫生所了解到,截至目前,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专报系统还未发现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感染艾滋病的病例。

  全国艾滋病职业暴露情况需逐级上报至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记者从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共报告HIV职业暴露909例,公安司法机构95例,占比10.5%。都及时采取了暴露后预防措施,其中有711例经评估后服用了抗病毒药物,未发现职业暴露后感染HIV的案例。

  此外,一份近五年的监测数据显示:5年来,我国每年报告HIV职业暴露例数都在1000左右,其中发生在公安司法机构的约占16%。经过危险性评估,平均77%的暴露人服用了抗病毒药物;经过规范的定期随访检测,没有发现暴露后感染HIV的案例。

  云南省作为艾滋病的高发区域,当地公安民警面临着更高的艾滋病职业暴露风险。据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2007-2010年发生和报告的由于职业因素引起的艾滋病暴露案例的统计分析,4年间共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911例,其中公安司法民警197例,所有对象在6个月随访期内未发现HIV抗体阳转;

  处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基层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形式也不容乐观。据统计,广东省2008-2010年共报告380例HIV职业暴露者,其中公安民警74例,医学观察12个月后,均未发现HIV抗体阳转。

  “局部紧急处理”是重点,暴露者应第一时间与疾控中心取得联系

  事实上,我国已经建立了较为严密的艾滋病职业暴露预防体系。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参比实验室主任蒋岩告诉记者:“我国艾滋病预防控制体系自上而下分为国家、省、市、县、乡5级预防体系。一旦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依托近期启用的“HIV职业暴露网上直报系统”,可实时上报到卫计委,这样就可以第一时间监测到艾滋病职业暴露情况。”

  公安民警在执行警务过程中,随时有艾滋病职业暴露的危险。一旦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公安民警应该如何应对呢?

  蒋岩提醒公安民警,“在执法过程中一旦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应该立即进行局部紧急处理:如果皮肤有伤口,应当在伤口旁端轻轻挤压,尽可能挤出损伤处的血液;然后用洗手液和流水清洗伤口或污染皮肤,如果是粘膜,应用大量生理盐水冲洗粘膜;受伤部位的伤口清洗后,应当用消毒液,如75%酒精或者0.5%碘伏进行消毒,并包扎伤口;接着尽快向工作单位和当地疾病控制中心报告,由疾病控制中心安排专家对暴露感染风险进行评估,确定是否进行药物预防等。”

  截至目前,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专报系统虽然还未发现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感染艾滋病的病例,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按照国家卫计委提供的数据,公安司法队伍每年约有160例职业暴露案例。公安民警一旦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会遭受严重心理负担,精神上的“折磨”远胜于肉体上的“伤害”。

  据潇湘晨报报道,湖南高速公路长常大队朝阳中队民警薛朝辉在制服一名吸毒人员时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在50天的观察确诊期间,薛朝辉从130斤瘦成110斤。出事的第一天,薛朝辉没有回家,当了六年兵的他在宿舍哭了一个晚上。

  “我慌得很,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这是薛朝辉直面艾滋病的内心独白。

  妻子曾用开玩笑的口吻问他:“如果真染上了,我们怎么办?”

  薛朝辉回答时却是一本正经,“马上跟你离婚。”

  万幸的是,50天后,检测结果显示:“阴性。”

  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的人大多都会经历和薛朝辉类似的短则数月,长则半年的确诊期。这期间的每一天对于艾滋病职业暴露者来说都是煎熬。艾滋病职业暴露者往往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症状,比如焦虑、恐惧、抑郁、敌对等。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系教授安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艾滋病职业暴露人员,尤其要重视早期的危机干预。专业人员与暴露者就风险评估、预防用药、健康咨询的有效沟通,同事、领导的心理慰藉都必不可少,要让暴露者充分感受到来自组织的关怀和支持。”

  对于艾滋病职业暴露者心理疏导这个问题,蒋岩认为:“公安民警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后,一般有两种心态,一种是愿意和家属沟通交流,一起面对;另一种是倾向于埋在心里,自己承担。这两者心态没有好坏之分。只是希望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的公安民警不要有过重的心理负担,只要及时进行预防和药物干预,感染几率是很小的。民警家属也要及时疏导暴露者的心态,积极鼓励,给予支持。”

  降低风险:关键在“预防”和“安全教育”

  由于职业原因,公安民警与艾滋病感染高危人群接触机会多,潜在的艾滋病职业暴露几率也大。因此公安民警有必要了解降低艾滋病职业暴露的方法。

  “我们在医疗卫生服务中提倡‘普遍性防护原则’,包括5项基本内容:安全处置锐利器具、对所有器具严格消毒、认真洗手、使用防护设施避免直接接触皮肤以及安全处置废弃物。对于公安民警队伍,尤其是缉毒警、法医、刑侦、监管所民警等高危警种在执法过程中,心中要绷紧一根弦,懂得全方位保护自己。”蒋岩表示,“此外,公安民警在执法过程中,尤其是专案行动期间,应该随车配备应急药箱,应急药箱中应该配置酒精、棉签、纱包、绷带、速效救心丸等临床救急医务用品,以备不时之需,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后,也有利于第一时间进行局部紧急处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的风险,很多地方公安机关邀请当地疾控中心的老师给公安民警开设“艾滋病职业暴露“专题讲座。蒋岩表示:“加强警务人员艾滋病传播途径及自我防护的宣传教育以及相关知识技能的培训是很有必要的,提高他们预防艾滋病的知识水平及自我防护能力,让他们了解HIV职业传染的危险性和遵守相关安全操作规程的益处,才能使其能客观、科学地面对职业暴露的问题。既不能过度恐惧,也不能无所谓,不注意。此外,公安院校也应该增设公安民警职业防护相关课程,为其以后的职业生涯做好知识储备。”

  对此,安瑛也持赞同态度:“对职业暴露高风险人员进行安全教育已被多数国家认为是减少职业暴露的主要措施。实践中,公安民警有关艾滋病防护知识储备不足,防范意识薄弱,基本防护用具缺乏。有的民警使用被血液污染的手铐时不作消毒处理:有的民警则认为工作时戴上手套就可万事大吉。因此,加强对公安民警预防艾滋病教育和职业防护知识培训至关重要。也希望借这次调整机会,各地公安机关都能重视起来,加强对民警进行安全操作及职业暴露预防知识培训,提高其防范意识和防护技能。”

  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防护有了法律依据

  随着人民警察在执行公务过程中感染艾滋病被纳入职业病范围,《职业病防治法》就成为公安机关加强职业暴露防护工作,健全完善保障体系建设的法律依据,为降低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风险构筑了防护屏障,使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防护既有了法律保障,也有了组织保障

  记者从国家卫计委了解到,目前,卫计委正在组织制定《职业暴露感染艾滋病病毒调查处置办法》和《职业病诊断通则》,以规范职业暴露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调查处置及诊断工作。诊断明确为因职业暴露感染艾滋病的人民警察,用人单位应当保障其依法享受国家规定的职业病待遇,安排进行治疗、康复和定期检查;对不适宜继续从事原工作的,应当调离原岗位,并妥善安置;诊疗、康复费用以及丧失劳动能力的病人的社会保障,按照国家有关工伤保险的规定执行。

  长期关注警察权益保障的安瑛教授认为此次《职业病分类和目录》的修订对健全警察职业保障体系,推动公安机关加强公安民警艾滋病职业暴露防护制度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之前公安民警的职业暴露风险更多是由个人来承担。这次调整则从法律上明确了公安机关作为用人单位的责任和义务,对职业暴露风险的防护、对民警权益的保障今后要由组织来承担。”安瑛表示。

  谈到公安机关作为用人单位,具体有哪些责任和义务来保障公安民警的权益时,安瑛说:“《职业病防治法》对用人单位的责任做出了明确规定,比如: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创造符合国家职业卫生标准和卫生要求的工作环境和条件,并采取措施保障劳动者获得职业卫生保护;用人单位应当建立、健全职业病防治责任制,加强对职业病防治的管理,提高职业病防治水平,对本单位产生的职业病危害承担责任;用人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本单位的职业病防治工作全面负责;用人单位必须依法参加工伤保险等等。”

[本文共有 3 页,当前是第 1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页数:[1] [2] [3] 
专家建议

来自 吉林四平铁西区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