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感染案例 > 正文

热炒“高官染艾滋”的现象,是否该降降温

发表日期:2014/5/12 11:24:48 | 来源 :未知
 云南人大常务副主任自杀未遂,曾查出携艾滋病毒。今年3月底,云南人大常务副主任孔垂柱用破碎玻璃杯自杀未遂,全身多处有伤口,均为锐器所致。据分析,孔自杀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牵涉云南原副省长沈培平案,其在水利建设领域贪腐问题曝出;二是他此前被查出携带艾滋病毒。 

  这年头,官员被查甚至自杀,都算不上什么新闻了。但官员染艾滋,却无疑是一大噱头,非常抓人眼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种事儿”。于是毫无悬念地,该新闻占据了各大网站的显著位置,并引发了对该官员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调侃。 

  可是,孔垂柱到底是否真的携带艾滋病毒,目前来看并无直接证据。这不由得让人想起曾经轰轰烈烈的“艾滋县长”事件:有媒体报道称贵州三穗县落马副县长杨昌明感染艾滋,并称一名检察官指其“承认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不止染上一种性病”,涉及30余名女性,其中多为女干部和女教师。一时间,当地人人自危。甚至有人调侃说:“现在女干部都往医院跑。”随后,并未染艾滋的杨昌明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两家媒体告上法庭,均一审胜诉,为自己讨回了“清白”。巧合的是,杨昌明染艾滋说法的来源是“一名检察官指”,而孔垂柱染艾滋说法的来源是“有云南省官员分析认为”,是不是都有那么一点“道听途说”意味? 

  退一步说,即使孔垂柱真的染了艾滋,也不一定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艾滋并非只能通过性行为传播,一些医疗行为(比如输血等)也是其传播途径。不过,作为副部级的高官,享受的是较高待遇的公费医疗,各种条件都是相当的好,通过医疗等途径感染艾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至于究竟因何跟艾滋病毒有了亲密接触,估计只有官员自己才心知肚明。但不管怎样,身患疾病特别是比较敏感的疾病,都应该属于个人隐私,不管是医生还是同僚,都无权对此大肆宣扬,更何况是媒体。这是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也是最基本的职业伦理。 

  官员是否违法乱纪、是否生活糜烂作风败坏,理应由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并根据法律法规做出裁定。官员(包括问题官员)也有个人隐私权和名誉权,其合法权益也应得到充分的保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他是何种身份,也不管他是“好人”还是疑似“坏人”。热炒“高官染艾滋”的现象,该降降温了。 
文章页数:[1] 
专家建议

来自 广东汕头潮南区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图片新闻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